红运快三单期预测:第125章 丁老師


  被汪小依提起后,右邊的張秋月和后面的蔣幼芳都一臉的小迷妹,那天下午也在讀報時間時從廣播里聽到鋼琴聲,意境很強,可以想象這樣一位鋼琴老師,是怎樣的形象,但當真正出現在他面前時,沒有準備的心臟被深深震動了一下。
  頃刻間生出的直覺,直接把這位丁老師和班導放在了同一高度。
  “遇到麻煩事了?!?br />  教務樓的過道上,丁老師淡聲道。
  “太突然了,沒有給我應對的準備?!蹦樘舊?。
  “心境太差了,這些,都不應該?!倍±鮮λ檔?,“要懂得收斂鋒芒,不要冒失,不要被影響到情緒,如果還不能做到坐忘,那就采用隔離,名聲太顯不是好事,早晚要出事,即使沒有這次,下次也跑不掉,你還沒有可以將一切碾壓的能力?!?br />  寧臻停下腳步望著丁老師,內心復雜。
  “態度強硬是好的,但不一定非要用強勢來體現?!倍±鮮Φ壞?,“換一個方法,也能有想要的結果,區別在于你有沒有動腦?!?br />  寧臻沉默了,皺著眉深思。
  “丁老師你,為什么要幫助我?”他艱難問道。
  “當然是因為小依?!倍±鮮Φ?,“你因為小依而受到迫害,我當然不允許,但有些地方你確實做得不對,處理方式不對,所以也不能將你完全撇清,無法避免的被記了兩個警告處分,但也算是對你的警醒吧,以后不要再沖動了?!?br />  心中早有答案,但還是鎖眉難展,腦海中有種無法言明的沖擊感。
  “你還有什么想問的,問吧,我給你解答?!倍±鮮Φ壞?。
  “我很想知道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前后究竟發生了什么?”寧臻急迫問道。
  “我想,你應該不難猜到,無非就是兩個原因?!倍±鮮λ檔?,“一是因為擔心小依會和你形成戀愛關系,所以想要嚴懲你,讓你不再靠近小依,不過這是其次的,最主要的還是擔心被汪小依的媽媽問責;二是想要試探你們班導的反應和態度,你和汪小依走那么近,他不但沒有處理你,反而還護著你,這很讓人捉摸不透,所以單刀直入,永除后患?!?br />  “他們這么做,難道不會惹來班導的震怒嗎?我也是班導班上的學生,他們這樣對我,即使沒有汪小依,班導的反應和態度也一樣吧?”寧臻皺眉問道。
  “不,他在等一句你們班導的,出了事我負責?!倍±鮮σ⊥返?。
  寧臻神情一怔,瞬間明悟。
  “目的,是借由這事讓你們班導拿出保證,這么做,醉翁之意不在酒,可以偷換概念,你應該不難理解?!倍±鮮饈偷?,“再簡單點,就是讓你們班導騎虎難下,讓他做出選擇,你們班導和小依的關系,你應該也有了大致的了解,學校的目的,是為了獨善其身,不同于尋常學生,你們班導在管理上甚至充當著半個父親,他有權干涉小依的一切事情,替汪小依的爸媽做出一切決定,你明白了嗎?”
  寧臻雙眉深鎖,內心極其不平靜,他終于懂了,終于明白了學校此舉的用意。
  利用他,逼迫班導做出選擇和決定,算計得可真深啊。
  寧臻眼神閃爍寒冷的光芒,他把班導害了,以這樣的方式,如果沒有丁老師,他也許永遠也想不明白,永遠也不能得知,剎時有一股難以抑制的戾氣。
  “這事也不全怪你,確實,是疏忽了,疏忽了小依的感受,從根本角度講,應該感謝你,此事是不可避免的,事情發展到今天,已經不可挽回了,能做的,就是彌補,你們班導的選擇,他沒有選擇,如果他不選擇你,我想,小依應該再也承受不了,或許甚至再也不會來上學也有可能?!倍±鮮Φ撓鍥寫派儺硤鞠?,還有無奈。
  “我對不起班導?!蹦榻粑兆湃?,悔恨的同時,還有著怒火。
  “你也不用想的太多,嚴格意義上來講,這件事其實沒有任何影響,關鍵在于你?!倍±鮮λ檔?,“你只要別做出什么不好的事,那么一切都將無事,也不會讓你們班導為難,如果你傷害了小依,或是有了其他的念頭并且去做了,那么才會害了你們班導,當然,你選擇了這么做,后果,心里自然也明白?!?br />  寧臻望著丁老師,這一刻他好似忽然明白了丁老師的來意,為他解惑,然后再,提醒他。
  “我不明白汪小依的家庭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家庭,為什么她會在學校里形成這樣的狀況,學校又為什么會那樣去做?!?br />  “其實很簡單,你不要主觀的去把它想的太復雜?!倍±鮮λ檔?,“小依她太單純,她爸媽很擔心她,于是就讓學校多照看一下,以前的極端處理方式,目的是為了不要讓學校的男生靠近小依,你也知道,小依她很容易受到欺騙,初衷是好的,但沒想到變成了如今這樣的結果,沒有誰預料過,而如果沒有你,也不會有誰能發現?!?br />  寧臻沉重一嘆,關心自己的女兒,的確,也不能怪汪小依的爸媽。
  “我還以為,是汪小依的媽媽在威脅學校?!?br />  “那怎么可能?!倍±鮮κ?,“你想的也太荒謬了,雖然汪小依的媽媽性格是比較強勢,但威脅這種事,未免太荒唐了?!?br />  “也是?!蹦橐彩α艘幌?,覺得自己以前的想法太離譜了點。
  “那也就是說,這件事是學校一手策劃的,并非某個人?”寧臻又問道。
  “不一定?!倍±鮮σ⊥?,“總的來說,說成是學校意志也沒有問題,但歸根結底,應該是賈勇校長的想法,是他主要在考慮這件事?!?br />  “賈勇校長?”寧臻眉頭一皺。
  “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小依的爸媽也是我們這芭樂高中的學生,所以對于小依,校長也有著特別的感情,相當于師公,在對待小依的事情上,他也為難,因為這個世界上沒有完美的辦法?!倍±鮮λ檔?。
  “那他還這么做?去算計班導?”寧臻皺眉不解。
  “他的壓力很大,也沒法自己一人承受,算計你們班導,算是拉上你們班導一起,若以后真有什么對不起小依爸媽的事情,沒有照顧好小依,至少還有亞瑟吧,很多時候,校長他也不知道該怎么做,或許也會覺得不妥,但也沒有更好的方法,所以只能這樣,而你的出現,你們班導的態度轉變,讓校長不得不做出決定?!倍±鮮Φ?。
  寧臻沉思,心里面,終于解開了這些謎團。
  如果真如丁老師所說,校長這么做,也情有可原,不然以后真有不好的事情,錯全在校長一人身上,那時的愧疚,想必一定難以忍受。
  “所以想事情不要太片面了,不要過分受到自己的主觀影響,它會讓你判斷錯誤?!倍±鮮νO鋁私挪?,望著寧臻,“也不用再去想了,可以去安慰小依兩句,原來是什么樣子,仍然是什么樣子就好,小依她很單純,懂的東西很少,現在沒有人再阻擾你待在小依身邊,希望你不要欺負她?!?br />  “有我在,沒有任何人可以欺負她?!蹦檠凵竇岫?,聲音從咬著的牙縫里發出。
  丁老師輕笑,他從不相信嘴里吐出來的東西,他只相信事實。
  “那個,丁老師我問一下,你好像和班導關系挺好的?我指的不是工作上的?”寧臻問的有點不知如何開口。
  “是,丁老師以前,也在這里讀的高中,和你們班導是同學,還有小依的爸爸?!?br />  “丁老師你以前也和汪小依的爸爸是同學?”寧臻驚了。
  “沒錯,關系都很好,那時候,丁老師還有一個很瞎的稱號,叫要命的小雨?!倍±鮮η嶁?。
  寧臻吃驚,雖然有想過,但不是很相信,沒想到還真是,也難怪他看到丁老師的第一眼就和班導放到了一起,甚至還有意無意的做了比較。
  要命的小雨,丁老師,他想了一下。
  “難怪,我感覺到丁老師你很關心汪小依,我原本以為你只是她的鋼琴老師?!?br />  “所以,在你口中的缺陷的這件事上,我要對你說聲謝謝?!?br />  “沒有沒有,千萬不要丁老師,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情而已,替汪小依感到憤怒?!蹦槎偈庇兄質艸樅艟母芯?。
  丁老師輕笑。
  “好了,回去教室了吧,以后遇到了什么困難,可以來找我,無論什么困難都可以,我住在教師公寓529?!?br />  “我知道了,謝謝丁老師?!蹦櫚閫?,無論什么困難都可以,他在想著這句話。
  “那我就回去教室了?!?br />  丁老師輕輕點頭。
  寧臻平復了一下內心,走下了樓梯,然后往教學樓走去。
  二樓過道上,丁老師望著下方走向教學樓的寧臻,面色平靜。
  而此刻在政教辦公室里的周主任,悸動的心跳還沒有恢復下來,實在是太讓人動容,想平靜都平靜不了,心中翻起的波瀾難以平復。
  他在等待著事情的最終結果,等待校長和王亞瑟交談完后的結果,他本來心里有個數,但現在一點數都沒有了。
  誰能想到,丁小雨竟然出面了,居然把丁小雨給詐了出來,不僅是他,他敢肯定校長也絕對沒有想過。
  事情雖然鬧得是挺大,但汪小依又沒有被怎么樣,丁小雨居然親自出面幫助寧臻,這實在令人心神顫動,難以平復。
  不管怎么說,此事終究還是涉嫌寧臻對汪小依有了歪念頭,學校這么做,還不是為了防范于未然,王亞瑟態度轉變也就算了,丁小雨居然也插手了進來,這實在讓人有種心驚膽戰的感覺。
  本來有一個王亞瑟他的壓力就夠大了,現在又多出一個丁小雨,周主任一度思維斷鏈不知道這事該如何收拾,校長扛不扛得住壓力是一回事,他反正是扛不住了。
  有關學校里的事宜,丁小雨幾乎從來沒有出過面,也就是和汪小依有關時,他才會關注,尋常情況下,就連他也都難得見上一面,這么多年來都沒見過多少次,話更是沒說上幾句,基本上可以說是不問世事,誰曾想,這一次,他竟然出面替寧臻攬下了這件事。
  手段,周主任都沒去想過,不曾有一絲懷疑,這位丁老師,只要他想,就沒有辦不到的事,全校上下也就只有王亞瑟可以和他相比,但因為極少現身,而且幾乎無人了解他,所以比起王亞瑟來,神秘很多。
  唯一的了解,只知道他,很討厭暴力......
  此刻的周主任是坐立不安,感覺事情已經超出掌控了,不知道校長那邊的情況到底怎么樣了,有沒有被王亞瑟和丁小雨嚇到。
  別的不清楚,但很多東西還是不能避免的,王亞瑟,校長有著一種本能的畏懼,惹怒還是很讓人心虛的,不僅是校長,他們這些校領導和老師們也都一樣,客氣是一回事,畢竟王亞瑟的身份在那,要說不怵那是假的。
  有關寧臻的事,以后也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他已經沒法定奪了,一切都看校長的態度吧,他感到很無力。
  寧臻回到了教室里,事情的起伏很大,也很曲折,他心中百味陳雜,感觸難言,同時也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深思。
  不自禁的嘆息,了解到了很多,思考到了很多。
  小時候之所以能那么快樂無憂,是因為思想很簡單,而長大以后,煩惱則開始堆疊,就是因為會越想越多。
  方方面面,寧臻也試著站到那些角度上去,不由自主的感到沉重。
  但只被記了一個嚴重警告和一個警告,整個人輕松了許多,只是此番經歷,讓他感慨良多。
  廖老師關心的問了問,寧臻都不知為何的自己就苦笑了,兩個警告,心里說不出來是什么滋味,他沒有感到高興。
  廖老師表示有點錯愕。
  班上的同學則是驚愕。
  What?
  廖老師問,究竟發生了什么。
  寧臻說,他也不知道。
  望了眼窗外,眼眸安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