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快三200元回血一万 > 社稷圖 > 第八百二十六章 有計可為

红运走势图快3:第八百二十六章 有計可為


  伏劍主想著,又看了跪地的木魅一眼。以別海棠、木魅的修為,若被偷襲,也不知是不是修為真高!而那人又敢讓自己持劍去換人,想來有什么后手或后援,也不好辦。
  伏劍主隨即抬眼望了望蕭子申、血劍少他們停留的小鎮方向,又轉身望了望軍營方向,一時難決。
  目前最好的辦法,自然是去向杵尊求助,可八咫鑒突然凸顯出重要性來,也不知杵尊要討回八咫鑒送給蕭子申,到底所為何事,若是極其重要之事,或關系神照國,以杵尊的性格,怕不一定允準,那可就是自絕后路。
  若要去向蕭子申他們請援,雖耽擱不了多少時間,又擔心有人暗中監視木魅,若為此害了別海棠,那就不值。
  伏劍主想來想去,還是覺得自己先去,就拉了木魅起身,小聲問道:“他們可有說在哪里以?;蝗??”
  木魅忙點頭道:“那些人交代,讓老爺去西平城北門處,只要他們見了手持八咫鑒之人,自會有人現身引路!”
  伏劍主冷哼一聲,這些個賊子倒是聰明,他們見的怕不是手持八咫鑒之人,而是要瞧瞧有沒有同伴吧。
  伏劍主隨即點頭小聲道:“我現在就去西平城北門,你立馬去向劍少和蕭公子求助,讓他們隨后趕來支援我,見機而作,不要露了馬腳!”隨即就將蕭子申他們落腳之處仔細說明了。
  伏劍主見木魅點頭,又見她鞋子磨破,想是奮力趕路所致,就轉身北去大營借了匹快馬給木魅,交代她即刻南下,又多取了把劍備用。
  木魅南下后,伏劍主翻身上馬,揚鞭一打,急奔西面的西平城去。
  木魅打馬疾行,往南走了約三四里,突然前方一將率兵擋住去路,只揚刀一指木魅,喝道:“好個盜馬的賊人,給我拿下!”
  木魅心中正來氣,只把鞭子抽向奔來的兵士,喝道:“滾開,姑奶奶沒時間與你們糾纏!”
  那領頭的將領冷笑道:“現在沒時間,待拿下了你,你就有時間與軍爺玩兒!”說著,那將領取弓在手,持箭連發,瞬中馬匹,木魅也隨之摔下馬來。
  木魅縱身一看,那馬已是不行了,頓時手指將領,喝道:“你若壞了姑奶奶大事,定宰了你去!”
  就在將領的大笑聲中,有一小校上前翻看馬掌,隨即回道:“將軍,果然是老王爺營里的戰馬,這女賊膽子倒是不??!”
  那將領點了點頭,道:“既是偷了老王爺的馬,那就捉了回去交給老王爺發落吧!”
  木魅抬手一指將領,氣道:“你!”但她不想再爭執下去,只接道:“馬雖是老王爺的馬,卻是我家老爺借的,就是到了老王爺那里,你們私殺戰馬,也討不了好去!”
  那將領一愣,隨即輕笑道:“沒想到你這小丫頭還有點見識,只不知你家老爺是誰,竟有這般大的面子,可以向老王爺借馬?”
  木魅得意道:“說出來嚇你一跳!”隨之抬手一指眾人,續道:“你們可聽好了,我家老爺正是伏海名鑒之主,識相的就滾遠去,再找匹馬賠與我做腳力,姑奶奶就饒了你們?!?br />  木魅話一完,本以為那些將士會怕起來,沒想到竟惹得眾人大笑,只不解道:“笑什么?你當姑奶奶騙你們不成?”
  那將領收了笑,隨之雙目轉厲,哼道:“小丫頭,我拿的就是伏海名鑒之人!”隨著將領語落一聲呼喝,眾兵士齊擁而上,就去擒拿木魅。
  木魅修為雖差些,卻也不是普通兵士能比,加上心里又氣又急,出手也不留情,片刻就傷了一片。
  將領見狀,就喝了兵士退開,他親自帶著小校們齊攻木魅,不多時就拿下了木魅,隨即用繩子綁了起來。
  木魅只掙扎道:“放開我,放開我,你們這幫賊軍,遲早要宰了你們去!”
  那將領冷哼一聲,就扒拉開木魅的頭發瞧了瞧,點頭道:“雖是鼻青臉腫,看起來倒像那么回事,你若再吵吵鬧鬧,讓我不得安寧,我就扒了你衣服,交給兄弟們嘗嘗!”
  將領之言,只嚇得木魅一慌,忙改口道:“這位將軍,戰馬真不是偷的,你就行行好,放了我吧,我真有急事,耽誤不得!”
  將領嘿嘿道:“小姑娘放心,兄弟們有些累了,待休息個一兩日,隨后帶你去老王爺營里問問,若戰馬真是借的,我們自然放了你,急什么!”
  木魅一聽一兩日,頓時又急起來,道:“你……你……你……”卻不知該如何說下去。
  將領道:“你什么你?再你你你,老子就囚你十天半個月,待養好了,就賣你到窯子里去,賺幾個銀子花花!”只讓木魅差點哭了出來。
  將領見木魅老實了,就喚了一小校到一旁,仔細叮囑他南下去辦事。
  那小校慢吞吞的離開后,將領對兩個兵士一使眼色,兩個兵士上前塞了一塊破布到木魅嘴里,架起木魅就走。
  木魅一看,眾將士竟是自西南方繞過杵尊大營,只往西面去,驚得不住掙扎,臉色大變。
  伏劍主騎馬奔出約五十里地,眼看天色轉暗,正著急趕路,突然遠山疾箭射來,直向伏劍主。
  伏劍主劍指一點,轉眼吸納箭矢在手,見那箭頭上縛了紙條,一拉韁繩就停了下來,隨之注意著四周動靜,就小心翼翼的打開紙條來看。
  待看清了紙條上所書,伏劍主頓時色變。原來是擒了別海棠之人,讓他北去暮劍山換人。
  伏劍主隨之輕嗤一嘆,看來對手不簡單,竟想出了如此多的花招。他們能此時傳信來,不是早派人等在這里,就是一路都有人監視,幸虧目前只自己一人,否則就不知曉會發生什么事。
  伏劍主一念至此,心里一緊,更擔心起別海棠來。
  伏劍主隨之一拉韁繩,轉而面向北面,就望向來箭方向,高聲道:“回去告訴你家主子,伏劍主必親上暮劍山去接了女兒回來,若敢傷我女兒分毫,必叫你們雞犬不留?!?br />  伏劍主話一完,冷哼一聲,又是打馬急行,直奔暮劍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