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快三一定牛走势图电脑版:第24章第2節 通信 2


  眾人就這么待在角落里,有一句沒一句的相互探討著,同時也在為自己目前的處境而暗自發愁。雖然基本上已經確定城堡里的艾莎公主出事了,但是對于艾莎公主到底出了什么事,現在的狀況又是如何,這些情報全都一無所知。
  而且更要命的是,他們根本沒有任何的辦法通過其他的渠道來獲取情報,因為在場的六人都不是阿倫戴爾兄弟會出身,全都隸屬于圣殿騎士團。
  要論打架戰斗,這些人個個都能做到以一敵百,可是要說偽裝潛入以及刺探情報,他們這幾個只知道拔劍沖鋒的莽夫與阿倫戴爾兄弟會那幫專業的刺客相比,那差的可不是一點兒半點兒。
  最重要的是,他們這幾人的任務就是盯緊城堡,一旦發現任何的異常動靜都必須第一時間將情報傳遞給北山的綠谷營地,再由綠谷營地想辦法告知前往鼴鼠城的羅蘭。
  這可是羅蘭親自交代的任務,但以現在的狀況來看,這次的任務已經算的上是半失敗。一想到可能耽誤到羅蘭大人的正事兒,這幾人便感到腦仁生疼。
  “你說這奧蘭多公爵也是,這種潛伏調查監視的任務,不一向都是兄弟會那邊兒的活嗎?干嘛非要我們這幾個騎士團的成員來執行任務,我們哪里懂得這些東西???簡直憋屈的要命。從今往后啊,我寧可去和山賊拼個你死我活,也絕不再接這種技術活了?!?br />  “可不是嘛,如果現在有兩個兄弟會的成員就好,這種任務對他們而言簡直就是小兒科,直接讓他們用鉤爪槍翻過城堡的圍墻潛伏進去,三下五除二的把情報收集完畢,我們立馬就能撤退了,也省的我們現在窩在這個酒館里自尋煩惱了?!?br />  “你們以為奧蘭多公爵不想省事兒嗎?”先前點餐的那名壯漢對著面前的同伴們狠狠地翻了個白眼兒,隨后又深感無奈的繼續說道:“飛魚城那邊兒的任務出了問題,先后派過去了兩支小隊,足足有十幾個人前去執行任務,結果一個都沒回來,連個消息都沒傳回來,不管是兄弟會的成員還是我們騎士團的弟兄,都是如此情況,就連死是活都不知道?!?br />  “咱們營地自建成以來,什么時候遭遇過這么大的損失?再加上雷昂大人剛剛接到羅蘭大人傳遞回來的指令,帶著一隊兄弟會的成員離開了,整個綠谷營地里現在就剩下奧蘭多公爵這一位十刃強者。這不,奧蘭多公爵誓要搞清楚這十幾個人到底出了什么事兒,生要見人死要見尸,連夜帶著營地里剩下所有沒有出任務的兄弟會成員,以及一半兒騎士團的弟兄,直接奔著飛魚城去了,只留下我們幾個繼續執行監視城堡的任務?!?br />  聽到這番話后,在場的六人立刻十分默契的低頭嘆息。
  這時,其中一個正在哀怨自嘆的壯漢突然間想到了什么,頓時扭過頭去,對著身旁一名如同高塔般魁梧壯碩的猛男興奮地詢問道:“對了扎克,以你的實力完全可以直接破開城堡的大門吧?要不干脆你直接沖進去,當面問清楚具體情況算了?!?br />  “對對對,說的沒錯,怎么說扎克你也是十刃之一,這種事情對你來說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兒,根本費不了你多少功夫?!?br />  “而且我聽說一年前羅蘭大人就這么干過,當時他一腳就把整扇城堡大門都給踢飛出去了,簡直是猛地一逼,到時候扎克你完全可以仿照羅蘭大人再來一次,反正就憑城堡里的那幫侍衛,也根本攔不住你?!?br />  在聽到這條極具話題性的建議后,其他人也紛紛來了興趣,一時間五雙滿懷期待的大眼睛全都投向了那名巨漢猛男,只是那隱藏在眼神深處的戲謔意味,即便是不識眼色的笨蛋也能輕松讀出來。
  這名猛男也是剛才被美艷看板娘為之偏頭側目的那個人,只見他身高已經超過了三米,虎背熊腰已經不足以形容他的魁梧,如同一塊棱角分明的石像巨人似得,光他一個人就占了整個酒館角落的大半兒位置,即使是坐在那里跟一尊高塔一般,明亮的燭火從他背后照耀過來,巨大的陰影直接整個角落的位置都籠罩在其中,那恐怖的壓力,哪怕是再狂妄的狠人,在他面前估計也要被嚇得腿腳發軟。
  相比之下,其他的壯漢坐在他身旁簡直就跟小學生沒什么兩樣,就連和他對話都需要費老大勁兒把頭抬起來,才能勉強看到這位巨漢的臉龐。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位列十刃之一的扎克。
  如今的扎克與一年前和羅蘭初見面的時候有了很大的區別,因為有阿杜娜王后的物資支持,整個阿倫戴爾兄弟會就再也無需遭遇饑餓的困擾,每個人都能吃飽喝足,足以支撐艱苦訓練的消耗,其中扎克也不例外。
  本就是山地爾人直屬后裔的扎克,在沒有了食物顧忌后,整個人開始瘋狂地成長,身高已經突破了三米極限,肩寬更是達到了一米五,身上的肌肉在羅蘭的特殊訓練模式下,再配合雷昂與奧蘭多這兩位當世強者變態般的操練,簡直達到了人類的極限,全身上下的肌肉高高隆起,堅硬如石,給人以極大的視覺沖擊力,除了身體顏色不是綠色之外,和漫畫里的超級英雄浩克幾乎別無二致。
  現在的扎克已經是整個綠谷營地單體破壞力最恐怖的存在,即便是羅蘭本人,除非是抱著一擊必殺的心態,一開始就使出全力照著要害下死手,否則還真不敢正面與扎克直接硬拼。更不用說雷昂和奧蘭多他們了,怕是都無法接下扎克全力的一拳。
  也正因為如此,扎克才有資格參加十刃的考核,并最終位列十刃。雖然他從頭到尾都只是在逃跑而已。
  原本扎克也是要被奧蘭多一起帶上前往飛魚城的,但考慮到營地里沒有一名十刃坐鎮,總歸是有些不太妥當,再加上羅蘭親自囑咐的任務也不能將其棄置一旁,這才讓扎克留了下來,并專門派遣他執行監視阿倫戴爾城堡的任務。
  但是奧蘭多公爵忽略了一點,扎克的實力確實毋庸置疑,可他不是玩監控的料??!更別說什么潛伏和刺探情報了,要不然當初羅蘭也不會因為扎克一個人,而接受奧蘭多公爵的建議成立圣殿騎士團。
  進入阿倫戴爾的主城區已經三天了,這三天里扎克壓根連酒館大門都沒出過,不是他不想出門,而是他一出門就會引來整條街的注目,實在是太過顯眼了,想低調都沒轍。
  或許奧蘭多是想萬一阿倫戴爾或者綠谷營地出現什么不可控制的戰斗之類的事情,這才讓扎克留了下來,想著有扎克這樣的存在,定然可以在最快的速度內將戰斗鎮壓下去。
  要不怎么說奧蘭多公爵不適合做一軍主將呢,若是換做雷昂或者羅蘭,絕對不會讓扎克去執行什么潛伏或者監視的任務,實在是太難為他了。像扎克這種沖鋒陷陣一把好手的絕世猛將,就只能存在于戰場的最前線,對于一些刺客專屬的活計,根本就不是他這種粗人能做的來的。
  扎克抬起頭來,面無表情的環視了面前這五位同為圣殿騎士團的伙伴,忍不住撇了撇嘴。
  雖然扎克的腦子不甚靈光,但他也絕對不是笨蛋,這五人明顯就是在拿他打趣,他才不會真的傻啦吧唧的去聽從他們的建議,除非他腦子瓦特了。
  “你們想多了,如果我真的硬闖阿倫戴爾城堡,那么我們與阿杜娜王后之間良好的合作關系也算是徹底破裂了,到時候無論是羅蘭大人還是雷昂大人以及奧蘭多公爵,都絕對不會放過我們幾個,如果你們覺得能夠頂住三位大人的懲罰,我倒是不介意去把阿倫戴爾城堡的大門給拆了,可那之后,我肯定會說是你們挑唆的,別指望我替你們頂缸,而且我也頂不住?!?br />  “嘿嘿,我們也就是說說罷了,哪會兒真的讓你去硬闖城堡大門?我們可不像被羅蘭大人吊在樹上抽鞭子,咱們又不是雷蒙德那個不找邊際的家伙,硬吃一頓鞭子下來,估計大半條命兒都沒了?!?br />  “就是就是,這不是想不出別的好辦法嘛,這才和你提了一嘴。放心,我們也不是傻子,知道孰輕孰重?!?br />  “而且就算是你真的硬闖了城堡,獲知了情報,咱們也沒法把情報傳遞出去啊,到時候說不準就只能動手強行拼殺出去,到時候可就真的與阿倫戴爾進行決裂了?!?br />  一群人頓時“哈哈”訕笑了起來,隨后又低下頭,皺著眉頭繼續對眼前的狀況一籌莫展,然而任憑他們苦思冥想,想破了腦袋也沒想出一個可以在不影響雙方合作關系的情況下,以他們現有的能力去獲知情報的方法,一時間難受的只抓腦袋,其中有一名騎士團成員的頭發都被他自己硬生生的揪了下來,疼得他齜牙咧嘴,卻依舊想不出什么好主意。
  對此,扎克也只能無奈的長嘆一聲,緊接著也和面前的幾名伙伴一樣,低著頭沉默不語,不知該如何打破眼前的僵局。
  其實扎克之所以不敢硬闖阿倫戴爾城堡大門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羅蘭本人。
  當初羅蘭只憑一腳就踹飛了整扇城堡大門,看似威風凜凜,且震撼的當時目睹了現場的所有人,但其實這件事情一直被羅蘭視為自己的黑歷史,覺得是自己不成熟的表現,因此但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起這件事,絕對會引起羅蘭的暴走。
  曾經有一次雷蒙德這貨不知死活的拿羅蘭的這件事情調笑他,結果被羅蘭直接綁了掛在了北山的山頂上,就跟晾咸魚似得,足足晾了一個星期,任憑冰冷刺骨的寒風與冰雪將其折騰的哀叫連連,說什么都不肯將其放下來,最后還是在雷昂和奧蘭多兩人連番的求情下,才勉為其難的原諒了雷蒙德。
  一想到自己的好友不過是那這件事開了個玩笑,就被掛在了北山山頂差點兒被凍成了冰棍,若是自己效仿羅蘭曾經的所作所為,扎克就感覺自己背后汗毛直立,曾經被羅蘭一擊踢碎的小腿骨也忍不住隱隱作痛,整個腿肚子都開始打轉。
  而在扎克等一幫圣殿騎士團的成員對如何探知到有關艾莎公主情報的時候,阿倫戴爾的城外,在距離城堡大約三百米的距離位置,有一個看上去十分不起眼的小山坡,而在小山坡的后面,還有一片不算茂密的小樹林。
  就在之前艾莎體內的魔力剛剛出現失控狀態的時候,從那小樹林的地面上,突然出現了一條彎彎曲曲的溝壑,翻滾的泥土猶如活的一般,徑直的奔向了山坡頂部。
  而到達山坡頂部的時候,一只看上去十分憨厚的成年地精猛地從松軟的泥土里鉆了出來,小心翼翼的趴在了山坡上,無比驚訝的遙望著遠處阿倫戴爾城堡的方向,并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乖乖的個天老爺啊,如此龐大的魔力波動,到底是從哪里冒出來的?俺還沒見過這么強大的魔力,簡直比四靈還要強大,實在是太可怕了?!?br />  “不行,這件事情俺一定要盡快告訴族長大人。難怪族長大人要囑咐俺密切注意阿倫戴爾的城堡里所發生的任何異常情況,想必一定是提前猜到了,果然還是族長大人高瞻遠矚啊,不愧是俺最崇拜的地精?!?br />  就在這時,遠在阿倫戴爾城堡里的魔力突然間進行了一次無比劇烈的爆發,無窮無盡的藍色魔力如同通天塔一般直沖天際,仿佛像是在掙脫什么束縛一般,而此時正好是艾莎被冰雪魔力凍結成冰雕的時刻。
  一般的凡人根本無法感應到魔力的存在,在他們的眼里這天地間就如同往常一樣,根本毫無變化??墑巧砦Хㄖ腫宓牡鼐茨芄磺宄乜吹秸夤山蹩梢曰傯烀鸕匕愕吶喲竽Я?,而那名趴在山坡上觀察的地精更是直接被這股魔力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灰白的臉色頓時變得像是一塊破石頭一般,整張臉的臉色都變得極為難堪,額頭上冒出了陣陣冷汗,圓咕嚕的雙眼瞪得渾圓,長大了嘴巴卻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只能像個傻子一樣看著這道無比恐怖的藍色魔力。
  “這這這這這……這……這是什么?地精神在上,這到底是什么鬼東西?親娘哎!太恐怖了,我要趕緊回去,必須匯報給族長,快!趕快!”
  地精一邊不知所措的胡言亂語,一邊揮動著雙手開始瘋狂地刨土,然而它此刻整個身體都像篩子一樣,不停地瑟瑟發抖,雙手更是不聽使喚,刨了半天也沒能拋出一個完整的土坑,頓時絕望地抱著腦袋,閉上眼睛趴在地上開始大聲的哭泣。
  好在此刻周圍沒有人類的存在,不然就憑他這跟打雷一樣的哭聲,怕是關于地精一族的存在便要就此暴露了。
  不過這股爆發的魔力來得快去的也快,轉眼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感覺到身上的壓力瞬間消失,地精忍不住睜開眼睛抬起頭來,望了望四周,發現一切都如同往常一樣,好似剛才那股強大的魔力從未出現過一般,頓時松了一口氣。
  等地精內心的恐懼心理差不多平復下來后,回頭望了一眼遠處的阿倫戴爾城堡,隨后一頭鉆進了地底下,全力施展土行術,便沿著來時的路線,瞬間穿過了山坡后面的小樹林,并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