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快三200元回血一万 > 星南紀元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時間使人焦躁

红运快三遗漏预测:第一百五十七章 時間使人焦躁


  黑色與綠色光芒瞬間乍放又瞬間消失,陸星南被擊退三步,虎口發麻,手臂微顫。
  這司空竹的實力尤其強悍,不能硬敵,隨即陸星南改變戰術,手上黑槍一抖,挽出朵朵槍花,再次向司空竹逼近,看得人眼花繚亂。
  陸星南不知道的是,萬魔宗的三人之中,司空竹的實力最為強悍,他選擇了一個最難對付的對手。
  如過他剛剛不知,那下一刻他便已經知曉。
  只見司空竹微微一笑,手中竹笛橫斬,還沒等陸星南靠近,一道綠芒飛出,劃破空氣將大片的槍花斬得稀爛。
  綠芒破碎槍花后氣勢不減,直逼陸星南腰間,欲將其斬成兩段。
  陸星南將黑槍猛得插進身前地面,綠芒斬得斷陸星南卻斬不斷黑槍,直接被黑槍格擋成兩截,擦著陸星南左右衣袍飛過,將他身后的大樹截斷。
  “媽的,竟是絕頂高手!”陸星南心中暗罵,喝涼水塞牙縫,大半夜的碰上一個絕頂高手,這架還怎么打。
  憑司空竹的實力,放在整個參會選手中,想來也得是前五名的存在,怎么第一輪就偏偏讓他碰上了。
  陸星南也不是不能打,只是跟這種選手打架,贏了也得是自損八百,這才第一輪而已,這么拼到底犯得上犯不上,更何況他還沒有絕對的把握能贏。
  他停手問道:“你們三人還缺什么顏色的腰牌?”
  司空竹饒有興致的看著陸星南:“你是要認輸嗎?”
  “不認,”陸星南緩緩搖頭,正色道,“只是商量,商量不妥再打不遲?!?br />  司空竹點點頭:“不知道你是聰明還是嘴硬,不過都無所謂,夜魔還缺一塊白色腰牌?!?br />  陸星南聞言,直接掏出一塊白色腰牌丟給司空竹:“放人吧?!?br />  “你倒是爽快?!彼究罩竦媼說媸種械難?,對夜魔道,“放人,我們走?!?br />  夜魔放開陳皮,三人在陸星南面前離開,莽漢春秀走過陸星南身邊時,再次打量了一下黑槍,贊賞道:“槍不錯?!?br />  三人離去,陳皮揉著被夜魔扣的有些疼痛的脖子,一臉抱歉的說道:“陸大哥,我……”
  陸星南一擺手,打斷陳皮:“沒事,司空竹確實很強,咱們現在沒必要硬碰硬,免得讓別人撿了便宜,而且我也沒把握戰勝他?!?br />  陳皮顯得有些焦急:“那腰牌怎么辦?”
  “還能怎么辦,再搶一塊唄?!甭叫悄舷肓訟?,已經過去兩天時間了,大部分集齊腰牌的人想必都已經快到達森林出口了吧,現在還逗留在森林中的,應該都是狩獵者。
  而這些狩獵者又分為兩種,一種是沒有集齊腰牌的人,一種是被人搶了腰牌的人,但無論哪一種,身上的腰牌都沒有集齊了的那些人多。
  陸星南打定主意,加速趕路,盡快趕到出口處堵截那些集齊腰牌的人,免得跟這些狩獵者互相糾纏。
  二人日夜兼程,趕到出口處時,離三天期限就只剩下半天了。
  陸星南站在森林邊緣,差一步就跨出森林,郝戰正等在出口處,見到陸星南便上前招呼:“賢弟,你可算出來了?!?br />  陸星南搖搖頭,指了指自己腳下笑道:“不,我還沒出去,還差一塊白色腰牌沒有湊齊呢?!?br />  “還沒湊齊?”郝戰張大了嘴巴,恨不得從嘴里吐出一塊腰牌。
  陸星南笑笑,安慰道:“沒事,還有機會。現在出去多少人了?時間還剩下幾個時辰?”
  “已經出來二十多人了里面還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時間還剩不到三個時辰?!焙掄獎嚷叫悄匣棺偶?,“你怎么還不著急呢,快去搶一塊??!”
  陸星南不急不忙,又問:“道宗弟子出來了嗎?”
  郝戰疑惑點點頭:“道宗三人都出來了?!?br />  “嗯,那就好。大哥放心,你看著吧,我不出去后面的人也別想出去?!甭叫悄仙衩匾恍?,轉身坐在森林邊緣,望著林中悠閑等待。
  郝戰莫名其妙,陳皮卻在偷笑,他也坐到陸星南身邊,一同等著看戲。
  半晌過后,林間傳來嘈雜的聲音,陸星南仍不為所動,問道:“大哥,還剩幾個時辰?”
  郝戰回身看了看遠處的沙漏:“還剩兩個時辰?!?br />  “哦,再等等?!甭叫悄弦話呀豢槿飧啥燉?,嚼的有滋有味。
  郝戰見他這兄弟還有心思在這吃,想勸說幾句又沒開口,他知道陸星南心中自有打算,他只是單純的著急,時間的流逝讓他焦躁。
  陸星南拿出水袋,咕咚咕咚灌下最后幾口水,抹了抹嘴巴問道:“大哥,還剩多久?”
  “一個時辰?!?br />  陸星南點點頭:“差不多了,走?!?br />  陳皮跟著陸星南起身,向林中走去。
  郝戰不知道他要干嘛,但打從陸星南坐到這里之后,確實沒有人再出來過,這讓他挺納悶的。
  陸星南來到之前布置好的困陣前,陣中已經困住了二三十號人,這些人中還有人并沒有湊齊腰牌,所以他們各自警惕彼此,有的已經打了起來。
  看到陸星南與陳皮笑盈盈的走過來,有人破口大罵:“王八蛋,這陣法是不是你布下的!”
  陸星南戲謔道:“呦呵,被困在這嘴還這么硬,不想出去了?”
  陣中頓時有識趣之人替陸星南出頭訓斥那人:“寄人籬下,你說話能不能客氣點,別連累我們!”
  那人不吭聲,又有一人客氣道:“這位少俠,你用陣法封住出口,這是何意?我們不能通過對你有什么好處?”
  陸星南笑得燦爛,朗聲對眾人說道:“諸位,在下出此下策也是逼不得已,只因我與我這位兄弟腰牌不夠,還缺少兩塊白色腰牌和一塊黑色腰牌,現在時間只剩不到一個時辰,如果我倆能湊齊腰牌,自然放諸位通過,如果我倆湊不齊,那咱們就一起留在這吧?!?br />  眾人聞言一片嘈雜,陸星南想了想又補充道:“還有一個壞消息告訴大家,道宗三名弟子已經走出森林,鄙人雖不才,但對陣法一道還是有些自信的,想破陣的大可以試試?!?br />  陳皮在一旁小聲道:“陸大哥,我不需要腰牌?!?br />  陸星南一笑:“沒事,順手的事,你去看著點時間,別超時了?!?br />  陣中之人有的罵罵咧咧,有的沉思不語,有的眼珠亂轉,有的暴力破陣未果,陸星南一概不去理會,盤膝坐在陣法之外,靜觀其變。
  陳皮回去問了問時間,回來高喊道:“還剩半個時辰!”
  眾人聞言,像一群熱鍋上的螞蟻,不安起來,時間確實使人焦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