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快三200元回血一万 > 無限之神話逆襲 > 第九卷 第八十二章 大典

红运快三开奖走势图一定牛红运:第九卷 第八十二章 大典

    “這大典時辰將至,各路英雄也差不多到齊,怎不見青城派的人?”
  
      待各派之人各自落座,寒暄得幾句后,下首人群中忽然有人如此說道。
  
      花廳中陡然一靜,這話可沒人愿意瞎接,接不好容易得罪人,畢竟青城派也是江湖大派,在場惹得起的基本上都坐在上首的位置。
  
      劉正風心里也微微有些不舒服,他劉正風雖然只是衡山派的二號人物,面子的確沒有師兄莫大那么大,但青城派也不是江湖中最頂級的那幾個門派,余滄海連上首位置都沒資格坐呢!
  
      可連武林中大名鼎鼎的“君子?!被秸潑哦記鬃緣匠」劾?,青城派連個弟子都沒派來,可謂是一點面子也沒給他。
  
      岳不群此時卻忽然開口,沉聲對劉正風道:“此事還望師弟莫要錯怪了余觀主,非是他不給師弟面子,而是他已然來不了了?!?br />  
      劉正風大為詫異,不解的道:“哦?岳師兄何出此言?”
  
      岳不群嘆道:“余觀主誤入歧途,墮入了魔道,半月前,岳某怕他犯下大錯,成為武林公敵,想要阻止于他,卻因此與之交惡,在交手中錯手將他殺死?!?br />  
      “什么?”
  
      場中發出陣陣驚呼,皆是愕然不已,定逸師太滿臉疑惑的問道:“岳師兄,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岳不群再度長嘆一聲,將余滄海欲滅福威鏢局滿門,圖謀林家辟邪劍譜之事娓娓道來。
  
      雖然在場許多人,或許同樣覬覦辟邪劍譜,但此時卻個個表現出義憤填膺,對余滄海所行之事唾棄不已。
  
      岳不群說完事情經過,最后滿臉不忍的道:“當時我勸余觀主束手就擒,莫要再錯下去,我愿替他作保,絕不讓林家傷他性命,但也要他保證,不可再行那滅人滿門,謀奪他派武學之事?!?br />  
      “誰知余觀主一意孤行,不僅不愿束手,反而怪岳某多管閑事,想要殺死岳某,只要岳某一死,自然再無人可阻止他?!?br />  
      “此時他三個徒弟方人智、于人豪、賈人達從暗中殺出,意圖偷襲,卻被師妹發現,為?;ち終鵡弦患胰?,師妹不得不痛下殺手?!?br />  
      “岳某為求自保,也只得奮起反擊,余觀主武功高強,岳某留手不得,最終……唉?!?br />  
      定逸聽完岳不群的話,沉喝道:“岳師兄無須自責,那余滄海鬼迷心竅,冥頑不靈,有此下場也是咎由自取?!?br />  
      天門道人也道:“不錯,岳師弟,你是個正人君子,卻未免迂腐了些,此事若是貧道知曉,也定不會坐視不理,余滄海如此行徑,與魔教妖人何異?也就岳師弟你,還會為殺死這等人自責?!?br />  
      天門道人也是個性子剛烈,嫉惡如仇之人,在五岳劍派中算是一個難得的,真正的正人君子,可也因此,他注定斗不過左冷禪這等梟雄,在原劇中死得憋屈。
  
      天門原本就十分佩服“君子?!?,此時聽了事情的經過,自然對他力挺。
  
      下首群豪也紛紛出言支持岳不群,皆道殺得好,岳掌門此舉乃是為武林除害。
  
      岳不群心下暗暗自得,臉上卻依然保持著遺憾之色,沉痛的道:“其實福威鏢局的幾位鏢頭和余觀主皆死得冤枉,林家又哪里有什么辟邪劍譜,若真有這本劍譜,林總鏢頭又豈能容余觀主如此欺凌?”
  
      “林家辟邪劍法向來是口口相傳,林遠圖前輩去世得突然,都沒來得及將辟邪劍法的厲害殺招傳下,便撒手人寰?!?br />  
      “林總鏢頭的父親本就沒能繼承真正的辟邪劍法,傳到林總鏢頭手中的劍法,更是殘缺不全,辟邪劍法,已算是徹底失傳了?!?br />  
      聽到這,眾人也不知是真心還是假意,皆是嘆息不已,連道可惜,這世間又少了一門至強絕學。
  
      岳不群也不去管他們信是不信,無論如何,他這番話說出去后,打林家辟邪劍法主意的人勢必會大大減少。
  
      畢竟如今林震南與他合作,幫他辦事,他又不可能總是盯著,打林家主意的人少了,他也能省不少心。
  
      岳不群解釋清楚青城派的事后,已至巳時二刻,劉正風便準備返入內堂做準備,由門下弟子招待客人。
  
      岳不群卻忽然對他提出借一步說話,華山派一眾跟著他去了后院,其他人卻被向大年、米為義等弟子引著去了廂房。
  
      片刻之后,岳不群出來了,寧中則與令狐沖等弟子們卻不見出來,似乎留在了后院。
  
      將近午時,五六百位遠客流水般涌到,丐幫副幫主張金鰲、鄭州六合門夏老拳師率領了三個女婿、川鄂三峽神女峰鐵老老、東海海砂幫幫主潘吼、曲江二友神刀白克、神筆盧西思等人先后到來。
  
      這些人有的互相熟識,有的只是慕名而從未見過面,一時大廳上招呼引見,喧聲大作。
  
      天門道人和定逸師太自恃身份,分別在廂房中休息,不去和眾人招呼,岳不群名字雖然叫作“不群”,卻十分喜歡交朋結友。
  
      來賓中許多藉藉無名、名聲不顯之徒,只要過來和他說話,岳不群一樣和他們有說有笑,絲毫不擺出華山掌門高人一等的架子來,大受群豪歡迎。
  
      即便他如今武功大漲,說是此方世界第一高手也不為過,但他依然認為,交游廣闊絕無壞處。
  
      畢竟你哪怕再厲害,門派勢力再大,別人不買賬你也沒轍,別人怕你避著你就是了,對你又能有什么好處?當你需要別人為你辦事的時候,交游廣闊的好處就體現出來了。
  
      過不多時,朝廷使臣到來,宣讀了任命劉正風為參將的圣旨,聽到這份圣旨,眾人對劉正風的態度有了微妙的變化。
  
      但知道來龍去脈的岳不群心里十分清楚,劉正風此舉不過是為自己求一張護身符罷了。
  
      參將已是正三品的朝廷命官,若要動他,便與殺官造反無異,這個身份多少可以給他一些?;?。
  
      可惜,岳不群知道他是想多了,他只是剛剛接受任命,尚未走馬上任,手底下也還沒有掌軍,倘若橫死,他的上官絕不會為了他自找麻煩,去與這些無法無天,武功高強的武林中人打交道。
  
      在送走宣旨的官員后,劉正風肅然說出了自己退出江湖的宣言,正準備洗手,嵩山派如約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