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快三200元回血一万 > 第一女廷尉 > 第九百一十八章 風月樓

红运快三走势和制图:第九百一十八章 風月樓


  “瑛洮姑娘怎么說也在風月樓生活多年,我想你雖然氣她不爭氣,但心里應該也有幾分難過吧?”
  謝明歡示意琪兒拿了兩錠銀子出來。
  “今天,我們是想來聽聽瑛洮生前在風月樓的事?!?br />  “我想沒有人會和銀子過不去是不是?”
  “這瑛洮就是死了,也還能再給你帶了一筆生意,不是很劃算嗎?”
  那老鴇確實見了銀子眼前一亮,心里想了想,反正人都死了,又是自殺,她什么都沒做過,問就問唄,怕什么,這樣想著,馬上就喜笑顏開了起來,扭著身子從琪兒手里搶走了銀子,然后招呼兩個龜奴給兩人上茶水點心。
  “呵呵呵,還是貴人通透,這銀子啊,是世間最美妙的事了?!?br />  “貴人想問什么便問吧,只要媽媽我知道的,保管知無不言!”
  “那就先說說瑛洮是什么時候來的風月樓,在風月樓這些年的事吧?!?br />  “這個啊……”老鴇想了想,許是回憶起了年輕時候的事,雖然不是主動產生的,卻也帶出了幾分悵然,“唉……這么一說,竟然也有十來年了,當時瑛洮和一群難民也不知道從哪逃難來的,后來被人牙子買了又開始往外賣,那時候我其實剛接手風月樓每兩年,樓里面還都是和我相差不了幾歲的姑娘,大家互相不服氣,我著急著培養自己的人,便每個月都要從人牙子那里挑好苗子,瑛洮就是那時候被我選中的?!?br />  “她性格活潑,來風月樓后不像其他的女孩子哭哭啼啼,我便忍不住多喜歡上她一些,就這樣,讓那些教習的師傅多教她,還沒接客就給她配了伺候的小丫頭,說實話,那些年我給她的生活就是和那小官家的小姐也沒有什么兩樣……后來瑛洮十四歲那年正式接客,那時候她也沒什么不情愿的,反而名聲鵲起,連帶的我的風月樓也跟著更上一層樓……原本,這兩年我是想著要培養她接我的班的,等她再過幾年盛名不再了,就接手風月樓……誰能想到,她卻偏偏在這個時候,喜歡上了一個窮小子,還是個沒心沒肺,根本沒看上她的窮小子?!?br />  “遇到秦關之前,瑛洮從來不排斥恩客,可是遇到秦關后……她是今天挑這個,明天挑那個,好好的銀子也賺不進來了,我只當她是倦了,耍脾氣,念著前些年她的好,也不和她計較,反正后面的小姑娘也漸漸能用了,也不是非要折騰她一個不可,可是我是萬萬沒想到,她竟然想離開!”
  說到這,老鴇又憤憤了起來。
  “那個秦關,是怎么回事?他和瑛洮是怎么認識的?”
  “大概半年前吧,那個秦關和另一位劉家公子一塊來的,那位劉公子家中行商,酒肉朋友不少,經常來風月樓,當時劉公子說秦關是他的朋友,我卻是不信的,那秦關衣服都洗白了,舊的不禁扯,更別說進來后,一直低著頭,姑娘上前還沒碰他呢就面紅耳赤的,一看就是個窮小子,沒見識?!?br />  “后來趁著劉公子醉酒,很快我就打聽出來了,那秦關根本是在街頭賣字,后來被劉公子看中,雇了他來幫自己寫功課的,那秦關倒是會鉆營,趁機拍了劉公子的馬屁,成了劉公子的跟屁蟲,這樣一個人,偏偏在瑛洮面前,卻裝模做樣,把自己說成什么郁郁不得志,心懷天下的大才子,我呸——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也不知道瑛洮是怎么想得,竟然看不穿秦關那個家伙的真面目,飛蛾撲火般的陷入了秦關給她編的那一堆亂七八糟的情情愛愛之中,唉,這天底下的女人,大多都是傻子,什么情情愛愛,能有銀子踏實嗎?”
  老鴇顯然是非常嫌棄那個秦關,對他就沒有什么好評價。
  “秦關拿了瑛洮的銀子之后,就再也沒有出現過嗎?他也沒有拿銀子來找你給瑛洮贖身?”
  “哼,他要是真的來了,我也就不說這些了,那個小人,拿了銀子連夜就卷包袱走了,連劉公子那里都沒有辭行,后來劉公子還來我們樓里找他呢,說是還等著他繼續抄書呢?!?br />  謝明歡聽得心中無言。
  這個秦關……還真是行徑惡劣啊。
  “那瑛洮是在秦關離開后多久自殺的?”
  “這期中還有別的事發生嗎?”
  老鴇回憶了一番。
  “我一開始其實不知道秦關和瑛洮要贖身的事,還是后來秦關走了,接連三四天也沒有再來找瑛洮,我心中暗喜,覺得這小子應該也知道自己沒錢,不敢再來霸著我們的姑娘,所以去找瑛洮,和她說讓她收收心,準備重新接客,好好把之前的損失賺回來,結果瑛洮卻和以前不同的頂撞了我,還說她以后都不會再接客了,要給秦關守身,還問我準備什么時候放她離開?!?br />  “瑛洮這么一問,我才知道這里面還有這事,當時我就冷笑,告訴她秦關根本沒有去找我說她贖身的事,更沒有給我銀子,而且之前他賴在瑛洮這里混吃混喝睡瑛洮的錢也沒有給,早就跑不見了,劉公子還在找他呢。瑛洮一開始還不信,說是秦關肯定是有什么事耽誤了,后來她又等了六七日吧,最后發現秦關是真的消失不見了,帶著她的錢跑了,這才徹底認清了真相?!?br />  “那幾天瑛洮暴瘦的厲害,原來的精氣神全都沒有了,就像是一朵枯萎的花,凋零落敗……我到底不忍心,找了大夫過來給她看,但心里憋著氣,對她說話肯定是順不了心,可是誰能想到,她、她那么死心眼,竟然直接想死呢?”
  “就第二天早上,小丫鬟進房里給她送藥的時候,就發現她已經咽氣了,瞪著大眼睛,蒼白的臉,直勾勾地盯著門口,我知道她是到死都想等著秦關回來呢?!?br />  老鴇說到最后竟是落了幾滴淚。
  這是一個沉痛的故事。
  “給瑛洮看病的大夫是何人?”
  “就是這條街上,街頭藥房的坐堂大夫,樓里的姑娘有什么事都是請他來?!?br />  謝明歡點頭,準備一會再去那大夫那問問。
  “瑛洮死后,秦關也沒有消息嗎?”
  “沒有,一點都沒有?!?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