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快三200元回血一万 > 八種距離 > 799、真的有證據

红运11快三开奖结果:799、真的有證據


  蒙面人厲聲道:“就為了這么點利益,你們就完全不顧全社會的公共安全嗎?你們知道你們害死了多少人,你們還有人性嗎?”
  謝登鵬歪了歪嘴:
  “大哥,雖然我們有趁火打劫之嫌,但是你要把病毒造成的后果算在我們頭上,完全不公平。
  我們不是制造病毒的人,病毒感染以后的報警,防護、管控等等等等,所有的環節,我們最多只能建議,沒有決策權,病毒要擴散,也不關我們的事?!?br />  蒙面人沉默,這不是他可以思考或者批評的事,他也不是來跟謝登鵬探討這些的。
  謝登鵬卻以為他的話打動了蒙面人,于是繼續道:“恰恰相反,我們的藥就算不能根治病毒,多少對預防病毒總有點好處,做藥的人平時根本賺不到錢,好不容易有這么個機會能賺點小錢,雖然不是很光彩,可也不能說是發國難財。
  至于李愛慕與我們,是同行業的競爭,她的藥物研究出來了,我們的藥就銷不動了,同行如仇敵,我們只能出此下策?!?br />  蒙面人怒極,一下砸在謝登鵬的無名指上,不過這次用的是拳而不是錘子,所以謝登鵬的無名指并沒有破碎,盡管如此,這樣一拳還是牽動了謝登鵬兩個斷指的傷口,讓謝登鵬痛地涕淚長流。
  然后,流出來的眼淚很快結成了冰,掛在謝登鵬的臉上,不倫不類的。
  謝登鵬長聲慘號,不停告饒:“這位大哥,這位大哥,我什么都說出來了,一個字都沒有隱瞞,你為什么還要砸我?!?br />  蒙面人冷冷地道:“我高興,我愿意,你管得著嗎?”
  謝登鵬只能把淚水向肚子里咽,然后在心里嘀咕道:“可你砸得是我的手指??!”
  他只好裝可憐:“大哥,你不知道,我們這些做藥的表面看起來很風光,其實都是很慘的,不是給相關部門的人做孫子,就是給醫院的人做孫子,為了讓他們銷點東西,一個個求爺爺告奶奶的,真沒有什么好日子。
  我們的藥,看起來有利潤,可是一層一層的算下來,其實都沒什么花頭,真正賺錢的人是那些中間商,還有那些管著中間商的人,說起來,那真的全是淚啊。
  老百姓不知道這些個門道,一股腦兒的把藥價偏高的原因怪到我們這些醫品生產商那里,我想大哥就算不是圈內人,也一定了解一點里面的事情,我們做藥,有時候真的連本都保不了?!?br />  蒙面人怔了怔,他也是知道這些情況的,藥品生產企業的污染那么重,可是很多企業仍然在虧損,在想方設法艱難謀生,而老百姓卻在罵藥價太高,罵藥廠無良。
  不過這不是靠他一個人或者幾個人就可以解決的問題,他惡狠狠地道:“少刺探我的事,對你沒好處!”
  謝登鵬哭喪著臉:“大哥,您真誤會了,我真沒打聽您的事,我不想認識你,也不想知道您任何消息,包括那個小美女,我也已經忘得一干二凈了。
  您能弄這么大個冷庫來對付我,肯定不是一般人,我不認識你,才有活路,知道了您是誰,你一旦殺人滅口,我就死定了!
  你都不用別的方法,在這兒把我凍上大半年,然后到大冬天的時候往黑龍江里一扔,到時候手指腳指都被魚咬掉了,什么痕跡也沒有,我呸呸呸,我教您這事干嘛,這不是作死嗎?”
  蒙面人咭地一聲被逗樂了,這謝登鵬,簡直就是個二貨,他伸出一個手:“證據!”
  謝登鵬睜大了眼睛:“大哥,什么證據?”
  蒙面人哼了一聲:“你別給我裝傻充愣,你說的這些,究竟有什么證據?”
  謝登鵬搖搖頭:“大哥,你想想看,這怎么可能有證據?那瓶醉蟹吃完了,瓶子早不知道扔到什么地方去了,李愛慕的一切都被燒光了,她也成了‘烈士’了,什么痕跡也沒留下。
  而我們呢,就算是傻,也不可能留下什么文件啊、記錄啊來證明這一切跟我們有關吧?如果大家換換位,你也不會這么做對吧,就象你來綁我,早就把一切后手給想好了,對吧?”
  蒙面人點點頭,他知道謝登鵬說的是實情,如果換位思考,自己是謝家的人,也不可能留下任何證據。
  謝登鵬試控著道:“大哥,要不這樣行不行?我給您寫一個供狀,寫清楚所有的一切,簽上名,蓋上手印,然后您把我直接送到警察局去,怎么樣?”
  蒙面人啪地一耳光抽在他臉上,謝登鵬的臉早被凍的干干的,這一耳光抽下來,皮膚上頓時裂開,流出血來。
  蒙面人還想來一耳光,謝登鵬大聲求饒:“大哥,大哥,別打,別打,我都照您的意思辦了,您還有啥不滿就直說,千萬別打了,以后我還要出去見人呢!”
  蒙面人冷笑道:“你是把我當豬吧,寫張供狀再把你送警察局去,然后這一切你都可以說是被強迫寫的,你還反告我非法拘禁,對不對?你可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
  謝登鵬的小心思被戮穿了,他哭喪著臉哀求道:“大哥,可我只能幫你幫到這兒,您要是有什么更好的招,您只管說,我一定照辦?!?br />  蒙面人點點頭:
  “李愛慕的仇,我一定要替她報,如果法律沒有辦法懲罰你的罪惡,那就只能我來懲罰你,不過你很有誠意,所以我決定對你網開一面。
  我原來打算呢,敲斷你二十一肢,然后給你來一個活體解剖,讓你可以親眼看看你自己的心肝究竟是紅的還是黑的。
  既然你這么配合,那我就把后面那些步驟給省了,我只弄碎你的十個手指,用濃硫酸給化掉,然后我會把你脫光了,讓你在這個冰庫里自然死亡。
  愛慕死后被人解剖,我也依樣畫葫蘆,不過我的手法比不上那些專業的法醫,所以,你只能委屈委屈了!”
  謝登鵬突然想起來一個人,傳說中李愛慕有一個神秘的男朋友,他曇花一現,在李愛慕送去火化的時候突現,一個人對抗一群武警,想要搶去李愛慕的尸體,最后只是帶走了李愛慕的骨灰,然后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個人突然出現,心狠手辣,對自己又不擇手段,那么這個答案呼之欲出,眼前這個人就是李愛慕那個神秘的男友,也只有他才可能知道自己給李愛慕送醉蟹一事,并且很準確的找到自己。
  謝登鵬真正感到了死亡的威脅,他一直把蒙面人綁架自己當作某種陰謀,只要他把謝家拖出來背鍋,他就可以高枕無憂了,雖然會吃點苦頭,不過性命總是無礙的。
  可是現在一切的性質變了,以傳說中李愛慕男友對李愛慕的生死絕戀,他一定對自己恨之入骨,既然自己拿不出可以讓法律制裁自己的證據,那他一定會真的殺了自己。
  他真的崩潰了,茫然地道:“大......大哥,我們再商量商量,你再讓我想想,讓我想想還有什么證據?!?br />  蒙面人突然摘下眼鏡:“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是誰嗎?現在你可以看看清楚,免得到了下面,閻王爺問你是怎么死的,你卻只能做個糊涂鬼?!?br />  謝登鵬猛地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哭喊道:“大哥,大哥,我沒看見,我什么也沒看見,我不知道你是誰,你再給我點時間想想,再給我點時間想想?!?br />  蒙面人小聲在他耳邊道:“沒事,你慢慢想,他們凌遲需要三天,我也化三天的時候,慢慢殺你,我今天,只敲你四個指頭,明天再敲四個,后天敲兩個,我一定讓你明白什么叫做十指連心?!?br />  謝登鵬已然絕望:“不要,不要,大哥,求你,饒了我,饒了我,我什么都給你,你要多少錢都給你,我只是個跑腿的,我是被逼的?!?br />  只聽砰地一聲,蒙面人又砸碎了他的一個無名指,他長聲慘叫,涕淚橫流,蒙面人又想把那聲帶冰碴的破布塞進他嘴里。
  謝登鵬知道這將真是他最后的機會,他放棄了他最后的一絲僥幸,大聲喊道:“有證據,有證據,大哥你別砸了,真的有證據!”
  蒙面人正要去拿鹽和胡椒粉,聽到這句話后頓了頓,反問道:“你不是說沒有任何痕跡也沒有任何證據嗎?”
  謝登鵬已然崩潰了:“真的有證據,這件事是謝王侯親自上門向我交待的,雖然他沒有給我留下文字和信息,可是我為了防止萬一,偷偷在我們交談的地方裝了監控,還有錄音,錄音里把一切都交待的很清楚?!?br />  蒙面人怒道:“那你剛才為什么說沒證據,你說有錄像是不是要跟我施緩兵之計,等待人來救你,你還是趁早死了這條心,這個地方,永遠都不可能會有人來打開?!?br />  謝登鵬號陶道:“真的有,真的有,大哥,我發誓我沒騙您,這個錄像被我拷貝下來了,存在一個U盤里,你可以去拿來自己看,這樣就能證明我說的是實話了?!?br />  蒙面人問道:“那你剛才為什么說沒證據?!?br />  謝登鵬小聲道:“我只是想萬一,萬一,萬一......”